慈善就是捐钱吗?|《爱是一捧光》编者按

做慈善也好,做公益也好,归根到底都是在“做善事”,互帮互助,传递爱心。

文|曹新星?

《菁kids》北京执行主编

最近一段时间,芭莎慈善晚宴一直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
人们除了像往常一样对明星的穿衣打扮品头论足外,今年又多了一项茶余饭后的谈资——明星的捐款数额。

对那些捐款金额不小的明星,人们称颂他们的慷慨和爱心;而那些并未出现在芭莎公示出的捐款名单的明星,自然免不了会被网友攻击,甚至有好事者将这些人一一列举出来,让大众知道到底是哪些人“浑水摸鱼”,参加了晚宴未捐款。

慈善晚宴后的新闻头版俨然变成了一场“批斗大会”,网友们纷纷指责明星们的“不良行为”,一副“不捐款就不该来”的架势,有些评论甚至上升为对某些明星的人身攻击。

关于慈善晚宴的争议话题像雪球般越滚越大,而真正关注慈善本身和善款作何用处的人却少之又少。

其实,说到底,慈善捐款这件事全数自愿,愿意捐钱捐钱,愿意出力出力,纯属个人自由。

所以在这样一个场合下,网友质问明星为何不捐款,就显得有些“道德绑架”了。

不光是明星,就连普通人在捐款的场合,都不免会被问及捐了没捐、捐了多少的问题,可见被质疑没有爱心的不只是明星,从整个社会层面看,大家对于慈善募捐多多少少都有些误解。

在策划讨论这期“慈善与公益”专题内容的时候,我们发现,大家都在捐钱时遇到过这样尴尬的问题。

而且,人们对于慈善的理解也大相径庭,有的人认为慈善是做善事,主要以捐钱捐物为主,但有一种“帮助者高于受助者”的隐性情绪在,所以在很多场合,为了考虑受助者的情绪,人们都不愿把自己的行为称为“做慈善”。

而办公室里的外籍编辑则不同意这个说法,在他们看来,慈善的方式有很多种,并不是只有捐钱捐物才是做慈善;参与慈善也不仅是大人的事情,小朋友可以通过卖饼干、卖手工等方式来筹钱捐赠,而且“charity”一词在英文里也没有我们所担心的“优越感”,而是一个与“帮助弱势群体”相关联的词汇。

由此看来,中西方对于慈善的感知是完全不同的,唯一相通的,就是对于“善”的理解。

不管是通过什么方式,捐钱也好,捐物也罢,都是把资源转移到更需要的一方,去帮助对方改善困境。

随着采访的深入,我们发现,很多慈善组织开始把公益加进来,把慈善和公益结合起来,让爱心惠及更多的人。

而对于慈善和公益的定义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。

小橡树对此的解读为“慈善指帮助弱势群体摆脱困境,获得基本生存权;而公益是指解决或改善社会问题,谋求公共利益的满足和维护。

”说得挺有道理,也符合大部分人对慈善和公益的认知。

做慈善也好,做公益也好,归根到底都是在“做善事”,互帮互助,传递爱心。

在本期封面故事的采集、编写过程中,我曾几度落泪。

一来是我本就心肠软,很容易动情;二来是这些故事确实很感人,让人不免共情。

在众爱商店的仓库,我们见到了众爱的负责人BeckyWang,听她讲诉众爱援助白血病患儿的故事,我的眼眶都没有干过。

在听到患儿父母们的无奈时,我们感叹生命的脆弱;在听到孩子痊愈的消息时,我们也感动于帮助的力量。

读到小彬彬的故事时,我的眼泪不自觉就流了下来。

在编辑过程中,我致电给负责采写的Emma,告诉她:“我是流着泪编辑完的”,她则是默契地告诉我,“我也是流着泪写完的”,作为文字工作者,我们在记录下这感人故事的同时,也深深地被故事所打动。

除了采写慈善、公益机构的故事,我们还深入校园,了解了学校在慈善和公益上做出的表率,以及学生是如何将慈善和公益深入校园生活的。

我们欣喜地发现,慈善和公益已经成为了学校教育的一部分,孩子们会在学习之余,通过各种活动来奉献自己的爱心。

在“中西文化对对碰”栏目里,我们请来了两位来自不同背景的中西家庭,谈谈他们的慈善理念以及他们是如何和孩子聊慈善这个话题,文化的差异碰撞出了不同的思想火花。

《菁kids》的专栏作家们,也从不同视角,给我们带来了各国慈善和公益的特色,读起来颇有启发。

除了这些与慈善和公益相关的主题内容,在本期杂志中,我们还带来了“超常儿童”的知识普及,从专家角度解读“神童是否靠天生”。

读者朋友还可以跟着澳洲姐妹花,一起学做“杯子蛋糕”;跟着李川红的步伐,看看怎么开着房车游澳洲……

201710月刊《爱是一捧光》更多菁彩内容:

|编者按|

慈善就是捐钱吗?

|封面故事|

爱是一捧会蔓延的光

公益,让爱传递

众爱:杂物的英雄时代

他们是折翼的天使,却不曾被上帝忘记

“援藏村”的故事

|学无止境|

在学校:“请以善小而为之”

专题报道:一位英国老师的志愿者生活

深度对话:神童是否靠天生?